中外责任规划师联手把脉三里屯 一座过街天桥缓建的背后 _河南省公务员考试网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kbd id='YzoTu'></kbd><address id='8neBn'><style id='qcjgX'></style></address><button id='p6uMR'></butt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中外责任规划师联手把脉三里屯 一座过街天桥缓建的背后

          点击:62473
            

            每当华灯初上,三里屯就成了北京最热闹的商圈之一。然而,常逛三里屯的市民游客和周边居民对过马路这事儿有一个共同的抱怨:太古里前的十字路口总是人满为患,等待过街的人经常“漫”到大街上。“通行缓慢还是其次,要是碰上个不守规矩的司机,行人可太危险了!”

            要不要在这个路口架设天桥以改善步行环境?交通改造牵一发而动全身,为了提高决策的科学性,在区政府统筹下,三里屯街道办事处搭建起多方参与平台,区交通委、城管委、市规划自然资源委朝阳分局等职能部门积极报到,与责任规划师、主要商户等多方人员,就三里屯地区交通整体提升的方案和拟修建的过街天桥方案进行反复研讨。

            政府部门虚心问诊,中外责任规划师团队联合把脉开方。中方扎实调研用事实说话,外方视野开阔与国际对标,原本已箭在弦上的过街天桥方案因责任规划师投出的否决票被“压”了下来,更完善的方案正在酝酿。这是一个典型的城市治理精细化案例。不急于拍板,不盲目动工,给予专业技术人员充分的话语权,三里屯过街天桥修建方案暂缓背后,是政府坚守“以人民为中心”的初心,也是本市责任规划师制度的有益实践。

            过街天桥为谁而建?

            今年7月,三里屯街道办事处迎来了自己的街区责任规划师。一边是国内知名的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一边是国际顶尖的美国AECOM艾奕康设计与咨询有限公司。中外责任规划师团队强强联手,这是“国际范儿”的朝阳区率先探索的新制度。

            签约的证书还没焐热,当天下午,责任规划师就走马上任。第一个任务就是为太古里路口增设过街天桥的方案提出意见建议。

            在这次调度会上,AECOM高级城市设计师钱睿和清华同衡城市更新所所长刘巍第一次知晓相关方案。三里屯地区的交通问题一直广受社会关注,朝阳区相关部门提议在通盈-太古里路口西侧增设全封闭、景观化过街天桥。与此同时,封闭该路口地面南北向的步行穿越通道,增设隔离栏杆。

            街道相关负责人介绍,三里屯有多个住宅小区,周边还有朝阳医院、白家庄小学等医疗、教育单位,居民有南北通行的日常需求。“如果把原本很快就能穿行的路口封闭,变成过街天桥,台阶会给居民尤其是老年人增加通行障碍。大量的快递、外卖员也会抄近路从天桥坡道穿行,难以管理,十分危险。”

            “天桥到底是为谁建?先要把这个目的弄清楚,其次才是建不建和怎么建的问题。”在钱睿看来,相关方观点分歧是很正常的,责任规划师恰恰是一个相对中立的身份。“责任规划师可以作为沟通桥梁,以保障公共利益为底线,平衡各方利益诉求,同时给予充分的专业建议和咨询。”刘巍的观点与钱睿不谋而合。

            接过这个“烫手山芋”,AECOM与清华同衡团队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调研与论证。

            已建天桥为何闲置?

            晚上9点,数十人拥堵在三里屯路口,这个原本就不太宽余的过街空间,此时更像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转头向西,在距离路口约200米处的雅秀商场外,就有一座南北向的过街天桥。与路口摩肩接踵的人流相比,天桥上却很冷清,只有零零落落的行人走过。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如果在路口增设天桥,会不会也遭遇这样的冷落呢?清华同衡责任规划师团队对三里屯地区的交通情况展开了调研。

            责任规划师们一头扎进三里屯,从清晨待到深夜。他们选取了五个时间段,对天桥和路口的人流量进行统计和对比。数据显示,当路南和路北的人流量均超过3000人时,天桥的人流量却仅有300人左右。也就是说,天桥全天对于南北过街的分担都比较小,行人几乎全部堆积在路口过街。

            由于车位较多,不少私家车车主习惯将车停在三里屯SOHO地下,出来过天桥到马路北侧,本是前往太古里最便捷的路径,然而很多人却“无视”眼前的天桥,依然选择在路口过街。“天桥又窄又黑,谁往那儿走呀!”来逛街的姚先生对记者说。

            “夜晚天桥的照明不足,与周边绚烂的建筑对比明显,使得行人不会选择天桥这种灰暗空间。”过往行人用脚投票,专业设计师也持相似观点。

            再进一步分析,规划师们发现了商业业态热度不均对交通产生的关键影响。在永远不缺热闹的三里屯,雅秀的冷清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由服装市场变身为购物中心的雅秀,多次转型未见成效,2016年9月正式闭店。规划师认为,周边业态缺乏吸引力,导致天桥对人流的分担比例不足,造成路口人流量大。“与其新建天桥,不如先设法提高现有天桥的使用率。”刘巍表示。

            车行优先还是行人优先?

            作为外籍责任规划师团队代表,钱睿的表达方式更加直接、尖锐。

            “第一次看到天桥方案,我就在现场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从第一次会议开始,钱睿就接连抛出多个方面的疑虑,并对此进行讨论。

            从专业观点看,过街天桥的设置将人车分流,客观上对车辆通行更有利,对行人而言则有所不便。即使安装电梯,天桥的闲置率也是比较高的,运维成本更将显著增加。“封闭地面行人动线,优先保障车辆通过,这与国际上以人为本、步行优先的趋势不符。”钱睿介绍,从国外案例看,车行优先的城市商业核心区都陆续失败,并转向步行优先,包括英国牛津街、美国纽约百老汇大街等。

            钱睿认为,三里屯这一路口不仅不应封闭,相反,应该探索将其打造成行人友好的开放型路口,成为新的示范。

            “这一路口的南北向动线封闭后,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工体北路与三环辅路相交路口的压力显著增大。”钱睿的观点也得到了刘巍的支持。刘巍认为,交通改造要考虑系统性,一个点位的改动可能会影响更大区域的通行。因此,三里屯地区的交通改造,需要配合周边毛细血管道路的打通,补充城市级支路,实现区域内部的道路微循环。

            先后举行三次研讨会,解决问题的思路变得越来越清晰。“三里屯的交通改善重点需要关注人的行为感受。”这是大家在充分的交流与碰撞中形成的共识。会议初步决定,暂缓封闭路口,暂缓建设天桥,同时研究对西侧已有过街天桥改造更新的可能性,也考虑结合正在建设的地铁线路研究地下通道过街方案,努力探求多路径提升通行能力。

            自朝阳区推行责任规划师制度以来,各街乡责任规划师正以实际行动彰显出重要价值。下一步,责任规划师将优先深化对三里屯地区交通的系统性研究,区交通委、交通支队、专业院所也正为区域整体交通改善做规划,听取各方意见建议,不断优化设计方案,力争以更成熟、更科学、更人性化的设计理念,系统解决这里多年存在的停车难、打车难和堵车严重等问题。

            三里屯依然热闹,来往行人或许不会知道,为了他们的畅行无忧,区级部门、街道、责任规划师等团队付出了怎样的努力。作为全国首个将责任规划师制度写入城乡规划条例的城市,北京的城市治理正显现出共建、共治、共享的全新局面。

            本报记者 陈雪柠

          【编辑:黄钰涵】
          顶一下
          (28637)
          踩一下
          (5979)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